王守常:《中国文化书院导师文集·总后记 》
来源: | 作者:pro998b75 | 发布时间: 2013-10-22 | 708 次浏览 | 分享到:
王守常:《中国文化书院导师文集·总后记

 

    《中国文化书院导师文集》从20105月份策划、启动,到现在已经两年零七个月了。从开始的讨论,到今天的编辑、出版,中国文化书院同仁以及导师家属、学生、出版社都付出了很多努力与艰辛,可以说,大家一路相伴,风风雨雨,因而今天能看到这十五卷触手可及的《导师文集》,幸甚大焉!

 

    最初,按汤一介先生的意见,计划给九十岁以上的导师各出一卷文集,按年龄数下来就有二十多位,分别是梁漱溟(院务委员会主席)、冯友兰(名誉院长)、邓广铭(导师)、张岱年(名誉院长)、虞愚(导师)、季羡林(院务委员会第二任主席)、何兹全(导师)、侯仁之(导师,101岁)、启功(导师)、金克木(导师)、周一良(导师)、杨宪益(导师)、任继愈(导师)、牙含章(导师)、王元化(导师),以及袁晓园(导师)、吴晓铃(导师)阴法鲁(导师)、石峻(导师)、宫达非(导师)、吴江(导师,1918年出生)、李慎之(导师)等。但最终因各种原因,如有些先生离世多年,亲属虽多方联系没有音信,还有其它“原因”,因此有七位先生的文集无法出版,故而原计划的22卷就成了今天大家能看到的十五卷文集。

 

     当 时我们在拟定策划案上,写了很多“豪言壮语”——“二十一世纪,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处于伟大复兴的前夜,中国文化书院应当继承前贤,担当起时代所付于的 ‘反本开新’的历史使命。为此,中国文化书院联合出版社,意图为中国文化书院的导师们编辑出版一套《中国文化书院导师文集》。”其目的是“为表彰中国文化书院导师们为中国文化与社会所做出的贡献,以表达我们深切的敬意与纪念”。编辑方法和要求,则是“选取导师们代表性文章或散文、随笔,文字30万 字以内为宜,由这些中国文化书院导师们的直系亲属或其学生担任,文章多能体现导师们的真性情与人生本色,内容活泼,不限定内容的范围,没有固定规则,每本 有一简明的内容提要,选取导师们的自述文章作为代序前言,最后由编者写编后记或者跋语。《文集》体现亲情,反映导师们的人格风貌,也能反映后人对前人的认 识”。

 

     所 以就这个问题回到最初,汤先生最早和我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我也是有顾虑的。因为导师们的学术地位很高,文集、选集出的并不少。当然,也有如研究藏学并护送 “班禅”进藏的“特使”牙含章先生,研究佛教因明学的虞愚先生,今天学界亦少有人知。如此,我们中国文化书院再编一套学术文集,其意义和现实作用何在?最 终我们决定,从“学术生活史”的概念,编辑一个含有学生、亲属的纪念文章、评论文章的亲情感性文本。我以为,这样的文本,更具有生命及其理由。

 

中国文化书院自1984年成立,到2014年就是三十年了。成立之初,中国文化书院“是 推动八十年代中国‘文化热’北京三大学术团体之一;九十年代以来的‘国学热’,中国文化书院同样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分布在海内外的中国文化书院导师们,在 各个领域、各个学科、各个专业都做出了不同的努力,为中国文化的现代化进程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因此,这次编辑出版《中国文化书院导师文集》自然成为我们 的责任与使命。

 

十 五卷《导师文集》的出版面世,我特别感激汤一介先生、乐黛云先生,是他们提出并促进完成这样一个任务;还要感激书院副院长李中华教授、魏常海教授,是他们 的热情支持,使得编辑以及具体编辑环节都得以顺利实现;书院秘书长苑天舒、院长助理江力,及其在书院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办公室“管家”刘若邻,更是多年来的 得力助手。没有他们的参与以及支持,也不会有《导师文集》的及时出版,这是我要深深感谢的!

 

另外也要感谢老朋友张云昌先生,我们在“大家文丛”、“四为书系”等文集出版方面有着良好愉快的合作,他也是这套文集的发起人之一,感谢他以及继任耿明山社长和中国三峡出版社所有为了这套书初期付出辛劳的副总编肖玉平先生以及编辑们!

 

话 说到这里该谢幕了,我们要谈谈这套书的出版者东方出版社。中国文化书院与《新华月报》合作“文化中国”学术栏目,故因张杰先生结缘东方出版社,并把《中国 文化书院导师文集》交付东方出版社出版。这是我要深深感谢的!同时我要感谢《中国文化书院导师文集》所有的导师、亲友以及编辑者,没有你们的支持、宽容与 理解,是不可能有这套文集的出版。

 

    最后说说书名,汤先生提出一个“师说·师道”,我觉得是神来之笔,突出了这套文集所给予的内容与含义,因此决定这套文集的名称:《师道·师说——中国文化书院九秩上尊导师文集》。

 

    仅以此书系,献给2014年——“中国文化书院”建院三十周年!

 

                                        王守常

 

                                    2012年12月18

                                   北京大学治贝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