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林:呼唤礼仪,继承传统文化之魂(下)
来源: | 作者:pro998b75 | 发布时间: 2013-10-22 | 1109 次浏览 | 分享到:
三、人文奥运离我们还有多远?
      经过8年的努力,2008奥运会的主办权,终于花落北京。现在举国上下都在谈论北京奥运。在许多人的眼睛里,北京奥运的三大目标里 面,“绿色奥运”和“科技奥运”是硬指标,一点也虚假别想往里掺,“人文奥运”就不一样了,这是个软东西,说它有就有,说它大就大,好糊弄。近一二十年 来,我们已经习惯于在“一手硬、一手软”的状态下生活。用硬的一手抓经济,所以生活越来越好;用软的一手对付精神文明,所以道德水平不断滑坡,社会风气每 况愈下,这是大家都亲身感受到了的。
“人文奥运”这篇文章怎么做呢?我觉得要比绿色奥运、科技奥运难得多。有些人认为,故宫、长城、颐和园,这不都是人文景观吗?到时候让外国的观光 客看看这些老古董,既把钱赚够了,又把人文奥运的目标完成了,有什么难的!其实,这些人也不好好想想,人文人文,主要是人,而不是那些古迹。人文是指人的 精神面貌,是要不断进步和提升的。我们清华的大礼堂里高悬着一块匾,上面就是“人文日新”四个字。这块匾是解放前就挂着的,与当时的三座学生宿舍的命名, 在意思上是贯通的。老清华的三座学生宿舍分别是明斋、新斋、善斋,它们的命名是取自《大学》开头的三句话:“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这 三句话的意思大家都一定很清楚,人不仅要每天光明自己的“明德”,而且要去“新民”,去影响周围的人,让他们的面貌日日新,要努力使“明明德”和“新民” 的工作做到“至善”的境界。所以说,人要通过学习使自己的面貌日日新,要使周围人的面貌也日日新,这就是“人文日新”。
中国是五千年文明古国,人文精神的积淀非常深厚,应该说中国人的精神面貌自有特别的气象。可是,遗憾得很,一百多年来,我们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 状态下生活,以至我们不能用客观的眼光看待我们的五千年文明。这是多么宝贵的文化遗产!可是,许多人却把它当作沉重的历史包袱。每当有外患内乱的时候,大 家就要鞭笞我们的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核心的礼,更是难逃厄运。批判来批判去,批了一百多年了,它已经体无完肤。如今我们对于自己的民族传统已经非常隔 膜了,尤其是年轻一代,准确地说,已经不止一代了。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意识到“文革”对于人的思想的破坏,所以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口号,可惜与经济建设的成绩相比,情况很不理想,不仅传 统道德没有得到恢复,反而把外国某些消极的东西学到手了。人与人之间缺乏诚信,甚至没有起码的礼节。前几天,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聊天,有位朋友说:你们想 一想,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有什么是可以称为礼的东西?大家想了半天,都想不不出来。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的文明状态是肯定不能合格的。北京奥运即将来 临,如今的状况又这样的糟糕,所以,如何向全世界展示我们中国人的人文精神,如何把北京奥运办成“人文奥运”,就成了一件非常艰巨的工作。
    前些日子,北京在巴黎街头举办了中国文化年的大型活动,我在电视上看到后很兴奋,于是给一位正在巴黎访问的朋友发了Email,说巴黎人 对中国文化如此迷恋,让我觉得特别高兴。不料,这位朋友回信说,近年西欧某些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道可是不少,说中国人没有文化、没有教养,为了钱可以不顾 一切等等。这位朋友的回信让我感到非常意外,心里凉了半截。可是转念一想,觉得一个国家的形象,是要靠每个公民的言行来展示的,光靠文化代表团去展示的作 用当然是有限的。有些欧洲记者喜欢做贬低中国人的文章,可是,“谣言止于智者”,只要我们身上没有了这些毛病,谣言自然就会平息。到2008年,到中国来 旅游和考察的外国人会比任何时候都多,亲身感受中国、感觉中国人,那时,每个中国人都是形象大使,一个真正的中国将会近距离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不过,那时 候中国的形象如何,还是要有我们自己来选择的,外人谁想扭曲或者美化,都是徒劳的。
我们是举世闻名的礼仪之邦,礼仪文明是我们的强项,只要我们对本民族的历史与文化存有温情和敬意,而不再象过去那样实行“文化自戕”,就会真正认 识到我们传统礼仪的精妙。这就是我今天用了这么多时间来给大家谈中华礼仪的原因。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人文奥运”,脚踏实地走向“人文奥运”。
谢谢大家!
(以下是北京大学中文系张颐武教授讲演,文字很长,此处从略)
 
提问:首先感谢两位精采的演讲。听完以后,感触很深。我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是北大团委下属的文明礼仪学校的秘书长。听了讲演呢,我想 我们学校以后的发展可能要换一个言辞:风吹草动。以前的发展更注形象的培训,但是我想,今后更该注意深层化和文明的培养,这对我们大学生是更加重要的。所 以,我在这里冒昧而真诚地欢迎两位教授。这次活动的主办方应该把礼仪的培训或者礼仪文化的培养引入到北京大学的校园里。另外我们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的外交学 有一门专业叫“外交礼仪”的课程,学习在国际交往中的外交礼仪,例如要注意阿拉伯国家的礼仪是什么样的?美国的礼仪是什么样的?但是,我想什么才是中国的 礼仪?我现在不明白什么是中国特色的礼仪。我们要尊重对方的礼仪,却不知道哪天别人可以尊重中国的礼仪,这就是我想问两位教授的问题。
        彭答:这位同学问得非常好,它使我想起几个星期以前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跟侯耀华先生等做的一个节目。侯先生一开始说,世界各国的 礼仪非常丰富,有的摇头不算点头算,有的点头不算摇头算;有的见了面彼此要用鼻子碰一下,表示亲近。他举了很多这样的例子。随后他说,当然了时代发展到今 天,我们不能再用老礼,而应该和国际接轨。我反问他:您说的跟国际接轨,是跟国际上哪种礼仪接轨?是跟点头不算摇头算的礼仪接轨?还是跟见了面互相碰鼻子 的礼仪接轨?在我看来,任何一个民族,它的文化最表层、最直观的东西就是礼仪。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礼仪。现在最糟糕的问题,正如这位同学所说,是我们学了 许许多多的外国礼仪,却不知道自己国家的礼仪是什么。2008年奥运会,外国朋友来中国之前想“入境问俗”,了解一下中国的礼仪,我们却是“无可奉告”, 真是不可思议。我曾经看过一些中国人写的礼仪手册,包括北京某礼仪学校的教材,往往先是在前言部分大讲一通我国是礼仪之邦、礼仪文化源远流长等等,但是, 正文部分却都是西方的礼仪,怎么画眉、怎么涂口红,怎么打领带,怎么吃西餐等等。可悲的是,有些手册的书名还冠以“中华礼仪”的字样。我想,这样的礼仪教 科书出版得越多、礼仪学校办得越红火,中华的礼仪文化就完蛋得越快。正如刚才张教授所说的,咱们应该一起把五千年文化礼仪中的精华传承下来,中华礼仪文化 不可能都是糟粕,总有好的部分,现在我们要把里边合理的部分找回来,结合当今的时代特点,制定出一套中华礼仪。
 
       问:你好,二位教授!这次讲座的主题是“呼唤礼仪、继承传统文化之魂”,我想问一下,怎么样才能传承文化之魂?怎样才能把礼建立在文化基础之上?怎样提高大家的文化修养?
       彭答:我谈谈我的看法。我多年在大学从事教学。多年以来,我们的教育是应试教育,一个中学的所有的工作,就是为了让学生考上大学。 大学阶段是为了学技术,毕业后好找工作、好出国,至于人格怎样,似乎并不重要,这是很糟糕的。即使是西方的大学,也会把培养完善的人作为自己的办学目标。 大学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培养德才兼备的君子。一个人如果离开了德,离开了民族文化,我们可以说他有知识,但不能说他有文化。我们怎样才能对民族文化保持一种 温情和敬意?我觉得只有读书。我刚才讲的内容,没有什么高深的东西,放在以前,是文人的常识,像《礼记》这样的书,是大家都读的,里面有许多非常深刻的故 事,你如果能读一读,你的文化素养就一定会与日俱增。清华是以理工科学生为主体的学校,但学生非常喜欢传统文化,他们成立了一个“钟铎社”,每周有一个早 晨,大家齐集在校内的“荒岛”(就是朱自清先生所写的《荷塘月色》的地方),高声诵读古代经典。他们意识到,只有那点专业知识,不能成为完善的人。要想成 为完善的人,途径之一就是多读经典。说到这里,我想起十年前跟韩国朋友一起吃饭时发生的一件事。当时由于我们经济比较落后,很多中国人非常自卑,见到韩国 人很羡慕,说你们韩国经济多发达呀,我们如要多少年才能赶上你们呀等等。没想到,这位韩国朋友说了一句让我永远忘不掉的话,他说,其实我们韩国经济起飞只 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说明发展经济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他每年都要来中国,中国的变化之大,让他惊讶不已,中国经济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达到韩国的水平。他认 为,衡量一个国家的强弱,不是看经济,而是看有没有经典。不是任何国家都能出现经典的,我们韩国就没有自己的经典,我们读的《论语》、《孟子》、《孙子兵 法》、《经楼梦》等等,都是中国经典。经典不是二十年就能创造出来的,可能一千年也创造不出来。这位韩国朋友说得很精彩。我们民族文化的精华体现在经典里 面。为了做一个有完善人格的、高尚的、新时代的人,我希望和大家一起用毕生的努力来学习经典